这其中主要涉及到两个工作,一是政府和市场边界的明确界定,区分哪些债务有明显的公益和准公益特征,且没有足够现金流偿还债务利息的债务;哪些债务不属于此列。二是政府债务置换前一种类型的债务并为今后的公益和准公益类项目投资的融资负责,不能再让商业金融机构为公益和准公益类且缺乏现金流支持的建设项目融资;后一种类型的债务交给市场,破产机制不能缺位。

单日成交总额陡然激增至1.04万亿元,这对“缺水”已久的A股来说,可谓是投资者很难想到的,这个成交水平已经与2015年11月相当,而当时市场还处于高杠杆阶段。